首页 > 国际 > 正文

在线教育“疫情造梦”?
2020-12-04 18:13:23   来源:   评论:0 点击:

0月22日,猿辅导在线教育公司宣布,近期已完成G1和G2轮共计22亿美元融资。其中G1轮由腾讯公司领投,高瓴资本、博裕资本和IDG资本等跟投。G2



0月22日,猿辅导在线教育公司宣布,近期已完成G1和G2轮共计22亿美元融资。其中G1轮由腾讯公司领投,高瓴资本、博裕资本和IDG资本等跟投。G2轮由DSTGlobal领投,中信产业基金、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淡马锡等参与。

这是国内在线教育领域最大的一次资金融入,同时宣告了在线教育行业进入血拼赛道。疫情的推力下在线教育飞速发展,各大在线教育企业融到令人咂舌的资金,每个人都固执的认为在线教育将是一个绝佳的商业契机。

当所有人都在讨论哪家公司又有融到新的资金,教育行业将出现几家百亿独角兽时,我们或许应该抛开这些表象,思考教育的本质到底为何。

用户与付费群体的割裂

教育是一个很有趣的商业行为,与大多数传统行业商业行为不同,传统行业用户即为消费者,讨好用户即有可能创造消费。而教育行业则是用户与付费者为两个个体,大多情况下学生是用户,家长才是真正的付费者。

因此几乎所有的在线教育企业在进行市场营销时都偏向于付费的家长端,推行所谓的家长教育,同时付费者和用户剥离的情况下教育行业很难产生用户粘性,而教育又是一个很吃用户留存的行业。

这意味着想要进行消费留存,需要让真正的付费者看到用户使用效果。而用户在线上进行学习是很难掌控学习效果的。你哪怕课讲的再棒,宣传做的再好,但学生自控力不足,无论怎样做都是徒劳无功。

传统线下教育机构尚且能通过老师的监督改善这一现象,而对于在线教育平台而言学生监督的缺失几乎是无解的难题,只要做线上就很难监督学生是否进行有效学习。

有学生家长在微博上吐槽“网课其实也挺好,而且免去家长接送之苦。但是群里辅导员无休止的营销,以及上课互动差,特别是孩子自觉性差的,上课各种偷偷浏览网页实在烦不胜烦,学习效果也可想而知。网课坚持了4年,明年还是开始转线下了。”

当无法对学生进行有效的监督时,其学习效果也就无法得到保证,对于处于付费端的家长而言,无法看到有效的学习效果就很难进行留存消费,对于企业而言这个用户就流失掉了。对于在线教育而言这种情况将长期存在且无法避免的。

因此在过去的许多年,在线教育一直扮演着线下教育一个补充的角色,一个目的纯澈为用户群体提供额外服务而出现的一种教育模式。这种模式在我看来是一个在线下教育监督力执行下才能真正展现出教育效果的尝试。

然而这种尝试被几年前的线上化风吹了起来,这种模式能否大规模盈利?尚未在那时得到有效验证。然后资本却早已等不及来自市场的验证,疫情的到来更是触动了资本末梢的最后一丝神经。

疫情之下飞上天的是什么?

上个月俞洪敏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上所讲的一句话道破了今年在线教育疯狂背后的本质。“现在在线教育那么旺,全靠资本输血。”

事实也是如此,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收入只有几百亿,而资本向在线教育投入则已达千亿。这种畸形的市场投入比例在互联网行业我们早已屡见不鲜,但在线教育靠钱真的行吗?

资本流入一定程度上刺激了行业加速发展,但也同样让行业处于一个烧钱的血拼状态。业内少有产生盈利的企业跟谁学也在资本大量涌入此赛道之时开始亏损,从获客成本和教资成本在资本涌入后都开急剧增长。由此跟谁学结束了连续8个月的盈利,在2020年第三季度开始亏损,而亏损金额则高达9.33亿。

对于处于血拼状态的在线教育而言盈利或亏损与否远没有行业行业占有率来的重要,线上教育走了一条互联网行业常走的一条路,而这条路走出过很多巨头,所有资本都在赌线上教育依旧会走出下一个巨头。

而根据天眼查APP数据显示,今年在线教育领域获得过亿人民币大额融资的一共有15家企业,其中头部企业的融资量更是惊人,在此背景下今年三季度在线机构的头部企业的市场投放足足烧掉超100亿,在市场如此火热的背景下,这种情况势必将持续下去。

而对于这种趋势我们并不看好,在线教育模式前景尚未明朗的情况下就妄想以互联网烧钱模式跑通所有行业的这种想法略显幼稚。

教育本是一个“慢行业”,是以优秀的师资力量,优质的教育方式以及最终出色的教学成果从而累积出良好的口碑与强大的品牌号召力。

而在线教育平台或许可以通过高薪挖到优秀的师资力量,但通过线上进行教育扩散是一个不断稀释的过程,K12赛道称跑通的大班双师模式就是一种卡在稀释边缘的一种模式,同时也卡在企业盈利与亏损的边缘,往前一步是企业亏损,往后一步用户口碑的崩塌。

当获客成本增加时这个平衡将会被打破,很多在线教育平台就是在这个模式中由盈转亏的,而面对亏损他们给出的应对方式是后退一步,提升平均班容量将教育再次稀释,而对应的是用户口碑的丧失,而面对这一切在线教育的本质由此变成了商业性的盈利平衡。

前路难寻,在线教育未来存疑

在线教育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在线教育企业给出答案是:在线教育将替代传统线下教育成为教育的主导力量。

可结局真的会是这样吗?很难。

针对在线教育行业而言,在疫情期间尚能以用户增量来粉饰其亏损,然而当当疫情影响逐渐淡化,线下教育机构势必将重振旗鼓。在一味开阔市场尚未拥有培养出用户习惯与口碑的在线教育平台又将何去何从呢?

我们或许可以展望出在线教育行业的未来,在资本引发的行业“内卷”中,最终会留下一两家头部中的头部企业,这些企业在建立了自己的地位后会寻求建立口碑和探索用户留存的新模式。

但结合前文叙述,线上监督力度缺失所导致的最终学习效果大概率逊色于线下教育,而用户口碑则需要学习效果来稳固,这些硬性条件是很难进行改变的。而盈利与口碑的平衡点该如何把握更是在线教育平台能走向未来的保障。

在向善财经看来在线教育应把握教育与资本的尺度,在线上教育开阔出一条与线下教育“中和”之路,互为主次,线上线上用其自身优势互相哺育对方,让教育不再有线上线下之分,谋求教育整体产业化。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从黑板到屏幕,教育创新向何处去?
下一篇:教育部发话!这类老师待遇要涨!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